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他當然不是沒有注意到,只是從不介意那個人的注視。

向來如此。

若是換了其他人,也絕看不見自己這個模樣。

何況他只樂意讓那個人欣賞自己。

輕巧的穿上黑襯衫,細長的手指仔細且緩慢的扣上所有鈕釦,從衣櫃裡挑選出最順眼的那條領帶,繞過頸項打上後,輕輕轉動脖子調整出最舒適的角度,最後再披上長白袍——他勾起嘴角往身側看去。

「看得這麼入迷?」輕巧的轉動著手腕,露出銀白的錶,他說:「金田一醫生,你還記得自己今天值幾點的班嗎?」

猛然回過神的那個人才從椅子上跳起來,慌慌張張抓過自己的白袍,紅著臉嚷嚷:「誰叫你連穿衣服都那麼好看啊!」

金田一輕輕摟住他的腰,在他唇上用自己的唇蓋下印記,同時不忘提醒他:「午餐記得要好好的吃啊,藥劑師先生。」含糊的話語裡有什麼東西漫溢出來,讓他嘴角的弧度加深幾分。

「那麼你得來探班囉。」

「當然。」

然後他們又交換了一個吻,才終於踏出房門,分別向自己工作的地方大步走去。

私設的金田一醫生和藥劑師國見。

白袍國見殺我n百次(躺平

&諸君,我恨胃脹氣。好想睡覺但是胃好痛。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