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全職[開玩笑]黃喻黃

挺之前寫的第一篇黃喻黃( 艸)大概有點OOC吧( 艸)

第一次在這裡發文,有點緊張嚶嚶ry


因為一個不小心喜歡上黃→|←喻這樣的設定,
再加上這個網站的關係,所以才寫的XD

不管是黃少對喻隊告白,還是喻隊對黃少告白,
對方的回應都是開玩笑的吧,感覺還真是有點虐啊XDDDDD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隊長你聽我說你聽我說你聽我說,我啊我啊我啊,我超喜歡你的!和我交往吧!交往交往求交往!」

喻文州前腳才剛踏進隊裡的訓練室,遠遠的另一頭,黃少天就已經像在遊戲裡那樣帶著一大串文字泡衝了過來,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的喻文州先是妥妥的站穩了腳跟,眨了下雙眼,再來環視整個訓練室──全部的人都帶著期待的眼神盯著他們,最後才看向眼前的劍聖。

「……少天你,開玩笑的吧?」

淡定的聲音裡藏著只有對著黃少天才有的溫柔,雖然也想當成真的,不過這種事情發生的機率實在微乎其微,何況剛剛少天是從人群那邊衝過來的,可見是大家玩鬧之下的結果──要是當真的話那就太糟糕了。

「唉,不愧是隊長,果然沒被騙啊。喂喂喂就跟你們說了你們偏不信,不管不管,我說了啊那個誰誰誰記得把你的錢包交出來哈!隊長隊長,不好意思啊這群混蛋太無聊了,我等等就去幫你買飲料啊,還是你想要吃什麼大餐啊?那個蝦仁炒飯要不要?還是……」

聽見他一句話就拆穿,黃少天反應很快,轉身對著剛剛那群人指指點點,還要跟他講話,忙得不得了,喻文州輕輕笑了下,按住對方的肩膀要他回自己的座位去。

「行了行了,別忙了,沒關係的。」

然後再拍了拍手,要喧嘩的隊友們都安靜下來,回座位繼續訓練。

他也回了座位進行自己的練習,只是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集中精神,失誤連連。

於是喻文州乾脆停下動作,雙手交叉抵著額,默默回想剛剛少天說的話。

……要是真的,那就好了。

黃少天現在有點討厭剛剛那群跟他玩真心話大冒險的那群人。

他原本是想,要是喻隊把他的話當真了,有回應的話,他就可以妥妥的把喻隊牽回家,結束他這麼多年以來的暗戀,但事實證明,這麼順利的劇情只會發生在夢裡。

喻隊就和平常一樣淡定啊,微微一笑就帶過去了,一點風雨也沒有,黃少天那個鬱悶啊……

我說隊長你怎麼就那麼聰明啊,可不可以哪天就這麼裝傻一下跟我說你也喜歡我呀,這樣我就可以繼續裝傻然後假戲真做,先訂下來我就不用一天到晚擔心你被其他人搶走嘛真是……隊長──

黃少天一邊在腦中暴走,一邊不忘注意自家隊長在事件結束之後的舉動,時不時瞄一下對方現在的狀態,只是看著喻文州那張清秀的臉,還是不懂人家心理的想法,悶得黃少天埋頭不停抓著自己的頭髮。

然後才抬頭就看見喻文州雙手交叉抵著額頭的樣子,一個沒忍住就湊了過去。

「隊長隊長,你怎麼啦?我們剛剛那樣做你不高興啊?對不起啊,不會有下次了我跟你保證啊……」

還沒幾次看見喻文州是這樣的反應,黃少天頓時有些慌亂,湊在喻文州旁邊東拉西扯的說了一堆,卻在對方抬頭的那瞬間停下了所有話語。

「少天……我喜歡你。」

喻文州盯著他看了好一陣子,才露出了苦笑,日光燈的光線照在喻隊白淨的臉上,搭上有些憂鬱的氣質,一下子就把黃少天整個人都電矇了,回過神來才察覺他傾慕已久的自家隊長到底說了些什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隊長你開我玩笑的吧,這樣的報復太明顯啦哈哈哈哈哈。」

他、他才不會上當的哈哈哈哈哈哈──

黃少天有些驚恐的看著自家隊長,然後一點一點的往後退,只見喻文州輕笑起來,像是拋掉了什麼東西一樣。

「嗯,我是開玩笑的。」

那聲音很輕,落到地面上的那瞬間就不見了。

「隊長真的很抱歉啊,那個啥,你渴不渴啊我去幫你買點飲料好不?」

黃少天唰的一下站了起來,用很快的速度跑出訓練室,一直到投幣機前面才想起來自己怎麼就沒有假戲真做,跟隊長說他也是啊他也是很喜歡很喜歡隊長的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這個蠢驢──!」

黃少天抓著頭髮,沒能忍住,大喊出聲。

胸膛裡的那顆心臟還在怦怦的激烈跳著。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