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手機發文。


金國高三畢業。私設一大堆。


好久沒有寫文了,工作以後都沒有力氣。


趁著搭乘長途車的機會來寫寫,總算是,成功了QQ


想念金國,想念你們。



這只是一趟沒有目的地也沒有終點的旅行。


畢業前夕,國見懶洋洋的提議,不如我們去旅行吧,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然後金田一回答他說,好啊。


看起來十分浪漫的決定,但為了以後的現實生活考量,他們搭的是速度最慢同時也是票價最便宜的電車,一站又一站的停留、出發,來來往往的旅客不斷上下車,窗外的風景飛快的退後,他們肩並肩看著一切,偶爾會一起睡著。


「不用擔心睡過頭的感覺真好。」


醒來時又過了一個小時,車站寫著的名稱已經是他們都有些陌生、平常不怎麼會到達的地方。


「對啊,但是我覺得身體都睡僵了......」金田一說著,接著伸了一個又長又大的懶腰。


今天的天氣很好,快要下山的太陽看起來有著極度舒適的溫度,天空高得不像話,有些許薄薄的白雲,往上看,顏色是無比美麗的湛藍。


車上標示的終點站還很遙遠。


他們在列車上搖搖晃晃的對話,就像漂浮在海水裡面,不過暖氣是溫柔的,空間是靜謐的。


靠在金田一的肩膀上-—這個高度真是完美--才剛醒來沒有多久的國見再度陷入昏沉。


「以後,這些風景都只能自己一個人看了呢。」他含糊的說話。


金田一在心裡歎口氣。果然是因為這個。他想。


和國見考上了不同的大學,搭車的方向剛好相反,國見為此悶悶不樂好一陣子,他都知道。


「我也可以先陪你到你的學校,然後再回我的學校啊。」


金田一輕輕說著,同時握起國見纖長白皙的手掌把玩--這是他搭車時最喜歡的遊戲。


「如果你的荷包允許的話。」


「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啊。」


「你的時間......」


「真的沒有什麼不可以的。」金田一再度強調。「你有聽到嗎?真的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將頭抵在國見柔軟的黑髮上,金田一的視線搖晃著。


隱約聽見國見細微平緩的呼吸聲。


真的沒有關係,他願意再陪著國見看看眼前的所有風景。


天空早已轉變成深黑色,路燈正閃閃發亮。


End.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