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We're all waiting at a terminal

金→國。

和 @堆物櫥櫃 馨太太玩的交換文ˊ艸ˋ

請先看過這篇( 艸)

好高興能跟太太一起玩喔,真是作夢也會笑T-T

短短der並且大膽的用了跟太太一樣的題目( 艸艸艸)


車外的雨下得很大,行駛的速度隨之緩慢下來。

 

國見靠在金田一肩頭無聲沉睡,只有體溫透過衣物,一點一點傳達到金田一的心臟深處。

車子裡很安靜,靜得讓金田一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好像會把國見吵醒。

他這樣想,同時握緊自己的拳頭,並且更加端正坐姿,盡力不吵醒某個熟睡的人。

 

「啊、國見睡著了?」

前座的花卷突然轉過頭來。

金田一嚇了一跳,「是、是!」他壓低聲音回答,「睡著好一會兒了。」

「這樣啊……」花卷邊叨念著本來想找國見晚點一起去吃東西的邊看著金田一與國見緊靠在一起的姿勢,他若有所思地露出玩味的笑容。

「金田一,我說你啊,」花卷學著金田一的樣子,只用氣音說話,「別把國見寵壞囉?」

「欸?咦?」

花卷低笑起來,無視金田一窘迫的模樣,自顧自地把話說完,「還有啊,有時候你在想的東西,也該好好地整理一下說詞,告訴國見了吧。」

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花卷已經轉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啊啊啊──完全明白花卷前輩在說什麼的金田一在心底哀號,只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表現這麼明顯。

帶著被揭穿的窘迫,金田一用手掌擋住臉,同時輕靠在國見頭上,想吵醒他,卻也捨不得吵醒他。

一定沒有比他更矛盾的人了吧。

感受國見柔軟的髮絲在他臉上搔動,他想,其實他也曾經想過要說,只不過在能說會道的國見面前,他的言語總是如此蒼白無力,也就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放棄。

如果現在還是說不出來,或許是因為時間還沒到吧?金田一想,一邊隨著車子搖晃,一邊追逐著國見睡去。

 

車外的雨依舊下得很大。載著他們回校的車子開得更慢了。


End.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