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金國。交往設定。

不小心就開虐了。請小心慎入,裡面都是玻璃。

是痛文!是痛文!是痛文!(重要的事情說三次



初秋的風很是涼爽,從前這曾經是國見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因為不像夏日炎熱、也不似冬天冰冷。金田一想。

現在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戴上帽子,國見的眉間痕跡很深,他知道,他又在頭痛了。

「還好嗎?」他問,並且移動位置,走到國見的前方,試圖替他遮掩無形的風。

只是,即使金田一在怎麼高大,也難以擋去所有的風,就像他無法替國見疼痛。

國見望著他,沒有回應,只是微微笑著戴緊頭上的帽子。

心臟好像被人用力揪住那樣。

金田一趕緊望向前方。

國見以前不會那麼笑,只會低低地罵他笨,聲音裡的喜悅還是很明顯,所以金田一不討厭國見罵他。

他喜歡國見罵他。

就在他胡思亂想時,身後的國見猛然停下腳步,接著又突然奔跑起來,朝最近的洗手台去。

他追上去,看見對方將午餐勉強吃下的東西全吐出來。

國見乾嘔完之後,他靠過去,撐住對方頹倒的身體,熟練地拿出紙巾替他擦去嘴邊的髒汙。

國見不知從何時開始,有著頭痛的毛病。

似乎是不太能吹風,只要風稍大些,就會看見他難受的皺起眉頭,想是這樣的舉動可以驅逐疼痛。

顯然沒什麼效果。

剛開始他還只是幸災樂禍、譏笑這一定是對方總是不把頭髮擦乾的緣故。

他們本來都以為沒什麼,還能打鬧著開玩笑。

後來再也笑不出來。

症狀似乎越來越嚴重。有時國見甚至無法入睡,某天早晨更是難以忍耐的嘔吐。

之後國見開始就醫,治療、吃藥……頻繁地來往醫院與住家。

社團活動停止、就連上學時間也少了。

金田一自從與國見認識以來,再也沒有形單影隻的經驗,直到現在。

他看著國見仰頭望天空,被癌細胞折磨的樣子,也覺得自己難受。

握住國見為了忍受痛苦而緊握的雙手,他喊道:「國見。」

「等我們二十歲……就結婚。」他俯身,靠在對方越發瘦弱的肩膀上,「我會存錢,買戒指送你,然後我們結婚,一直在一起。」

國見沉默許久,金田一不確定他聽到這種話,是高興還是生氣,但他不管。

「……傻瓜。」國見靠在金田一身上,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他只是低低地說。

「傻瓜。」


End.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