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金國交往設定。還是那句充滿自己喜歡的要素。

想看金田一吃醋與小小的不安。

但其實他們都一樣。


頂樓的風呼呼吹著,即使如此還是能清楚聽見有人在說話。

金田一知道是誰在那邊。

他和國見總是在頂樓吃午餐,但他沒想到會撞見這種場面,只好躲在建築物的陰影裡,盡量不引起他們的注意。

女孩細碎的敘述他聽得很清楚。

雖然國見總是懶洋洋、不怎麼關心別人的樣子,還是有女孩子喜歡呢。想到這裡,金田一不知道怎麼回事,覺得自己有點心情複雜。

女孩子果然是很細心的。他以為他已經把國見藏得很好了。

他當然知道國見表面上的模樣和實際上的個性差很多,可是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國見,而且真正的樣子只有他知道。

輕輕搖晃手上的飲料,金田一終於忍不住探頭去察看。

留著短髮的女孩低著頭,完全不敢看向國見。

在那麼嬌小的女孩子面前,國見看起來顯得很高大呢。金田一胡亂想著。

「妳的心意我知道了。真的很謝謝妳。」國見說,但他看向這邊。

「不過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

金田一知道,國見已經發現他在這裡,他趕緊有些心虛地躲起來,國見拒絕女孩的話語仍舊輕輕地隨著風傳到這裡來。

隨後女孩的腳步聲由近而遠的離開頂樓。

「金田一勇太郎,」帶著有些含糊的說話方式,國見緩緩地靠近他躲藏的那片陰影。

「偷聽別人說話,是不是有點差勁?」

「我才不想聽好嗎!」金田一用力將午餐塞到國見手裡,「午休快結束了,趕快吃飯啦。」

「金田一,你知道嗎?」露出只有金田一能夠看見的壞笑,國見帶著愉快的心情坐下。

「什麼啦。」

跟著坐下的金田一將吸管插進飲料裡,一口氣把飲料喝完。

「醋味很重呢。」說完之後,國見滿意地看著金田一嗆咳出來的樣子。

「我、我才沒有……!」

擦著嘴邊的液體,金田一大聲反駁,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臉紅,只感覺耳朵傳來驚人的熱度。

「沒關係,」國見看著他,臉上微微揚起笑容,「我喜歡看你吃醋。」

金田一這下確定,自己的臉絕對紅得十分徹底。

他朝國見撲過去,讓他與自己一起倒在陰影深處,然後啃咬那雙總是捉弄他的唇瓣。

「我最討厭你捉弄我。」金田一將臉埋進國見的肩膀裡,「可是我還是最喜歡你。」

「最喜歡。」他重複道。

「我知道。」

「因為我也最喜歡金田一勇太郎。」

環抱住金田一,國見閉上眼睛。

他們都一樣。最喜歡對方。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