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用一句話寫一篇文。

 @堆物櫥櫃  謝謝太太不嫌棄的點了,請收下ˊ艸ˋ

路過的女同學表示:怎麼這兩人老是這麼黏糊糊der


想睡。想睡想睡想睡。

單手支撐無比沉重的下巴,少年腦中被無數的瞌睡蟲佔據。

然而不同以往那般迅速妥協的姿態,少年今天格外艱辛的與睡魔奮鬥。

都是那個死活不肯跟他交換座位號碼的同學害的。

他低調打著哈欠,這麼想著的同時狠狠瞪向正在金田一背後呼呼大睡的傢伙。

那個位置本該是他的。

然而他現在卻只能望著前座嬌小的女同學的背影,怎麼樣也無法趴到桌面上。

實在是整個班級裡面,只有金田一比他還高,唯有在對方身後,他才能安心在課堂上睡覺。

講臺上的老師還在用緩慢的語調唸著古文,簡直就是酷刑。

感覺自己就要撐不住的時候,放在抽屜裡的手機無聲的閃爍著,少年宛如重獲新生似的清醒過來,小心翼翼避開老師的耳目,點開綠色軟體那端傳來的訊息。

『振作點啊,國見!就快下課了!』

傳過來的話語後方還帶上一個振奮人心的表情貼圖,有些愚蠢的作畫總是讓少年嗤之以鼻,然而此刻卻讓他覺得這個表情可愛得不得了。

忍不住勾起嘴角,少年在綠色軟體上頭挑挑揀揀,選了一個帶有愛心的貼圖,傳送。

沒多久,金田一再次發來訊息,卻是害怕的圖樣。

挑起眉,少年選好表情再度傳送。

沒有多打幾個字,他們只是傳著貼圖,卻懂彼此的意思。

有事能夠打發時間之後,本來令少年痛苦不堪的課堂似乎也變得有趣,下課鐘聲響起的速度好像也快了些。

少年拋下手機朝金田一的座位走去,從後方壓在對方身上。

「就算換了座位分開了,還是不會變的,對嗎?」

抓住他垂在自己胸前的雙手,金田一的語氣充滿疑惑。

「你在說什麼啊,有什麼好變的?」

將臉埋進金田一的肩膀,少年感到安心,幾乎想要就這樣睡下去,「沒有,什麼也沒有——」

「喂你不要睡在我身上啊,國見。」

「你好吵啊,我剛剛都沒辦法睡,好累……」

「那你回自己的位置嘛。」

「不——要——」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