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一樣是用新的寫法。

有點亂有點不知所云、吧ry(自己都不確定


認識以來第四年,但今年才正要開始喜歡上金田一的國見。

大概是金→←國這樣


依舊沒自信。



春天近了。

少年的姿態越發慵懶,打著哈欠的動作像貓。想睡的模樣也是。

他半瞇著眼拖拉著腳步,與其他人勤奮練習截然相反的樣子很快引起場邊教練的關注。

「國見!不要偷懶!確實的跳起來!」

「是……」

少年拖長音調回應。他想,他本來就不是多麼辛勤練習的類型,更別提晨練的時候還那麼冷。

即便早已習慣眼前光景的其他隊友哄笑著,也還是無法讓少年提起半分幹勁。

啊……好想睡。

他仍舊半瞇著眼,然後起跳,做出攔網防禦的動作。

「國、國見!」金田一驚叫的聲音傳來,不過來不及反應,少年已經被失控的球擊中腦門,跌落在地。

腦袋與身體撞擊在地面上的聲音讓人惶恐不安。

「好痛……」他一邊扶著腦袋,搖搖晃晃地從地上撐起身體。

「哇啊!鼻血!鼻血流出來了!」

「衛生紙!衛生紙!」

被球擊中這件事情很快地引起騷動,少年雖然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不過怎麼也反應不過來,只能任由其他人擺佈。

「我背他去醫護室!」

金田一的聲音猛然響起,少年壓著臉上的衛生紙,在恍惚間被對方背起來。

在那個寬闊的背上,少年想著,與自己相比,金田一的體溫還真高啊。

好溫暖。

在頻率固定的起伏當中,少年緩緩閉上眼睛。

 

雖是正午,但陽光並沒有強烈到嚇退人的程度,倒不如說,對少年而言,這樣的溫度與微風帶來的正是他最喜歡的環境。

「國──見──」

金田一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

少年倚著頂樓的鐵圍網,半夢半醒的,還沒來得及回答,金田一已經先找過來,將午餐放在他眼前。

「別再睡了,吃飯啦!」金田一看見少年睜開的眼睛,將自己辛苦買來的午餐放進他的手裡,坐下來之後才想起什麼事情一般大叫起來:「還是你又頭暈啦!」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

瞥了金田一一眼,少年只是打開自己的餐盒。

「沒有。只是想睡。」

前天在晨練時因為心不在焉而被排球擊中,還摔倒在地,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事,不過醫生為了避免有腦震盪的危險,還是勒令少年暫時停止社團活動。

這幾天金田一動不動就對少年的身體狀況大驚小怪的,讓少年感到十分疲憊。

「喔……嚇我一跳。沒事就好。」

站起身的金田一聽完少年的話之後又坐回他身邊,拆開食物的包裝,狼吞虎嚥起來。

陽光從遠方的雲層透出來,形成一道道美麗的金色絲線,還帶點涼意的微風吹起少年略長了些的黑髮。

「國見,你什麼時候要回診啊?」金田一嘴裡還有食物,含糊不清的詢問。

「明天啊。」

少年緩緩咀嚼嘴裡的食物,想,要是明天之後就能回社團練習就好了。

「那我陪你去?」

「不行吧,你還要練習啊。」

「要是你可以快點回來就好了。」

很快吃完午餐的金田一收拾起垃圾,看向少年的餐盒,裡面還有大半的食物沒能被吃完,但少年卻已經擺出一副吃不下的模樣。

金田一偏頭:「你又吃不下囉?」

這幾天少年總是食慾不振,也不曉得是不是前天摔傷的關係。金田一總是很擔心,要是留下什麼後遺症就不好了。

「嗯。」少年點點頭,就像前幾天一樣,將剩下的食物遞給金田一,金田一也毫不在意的吃掉,剛開始少年並不習慣,但對方回答他浪費食物不是好行為,他也只好妥協。

為什麼對他這麼好呢?少年想。

「天氣真好。」

少年靠在金田一的肩膀上,望著高高的天空,忍不住又開始昏昏欲睡。

「就是你會喜歡的那種天氣啊。」

三兩下吃完少年餘留下的食物,金田一調整姿勢,好讓少年能夠躺得更加舒服,「春天要到了嘛。」

被太陽曬得暖烘烘的,幾乎要睡著的少年在心裡附和金田一的話。

是啊,春天到了。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