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鑰匙[及岩]

換一下寫法試試看。


是個及→||←岩的感覺。

結束得很突然。


謝謝精靈王點的題目。卡了很久終於解決他了。



他有個抽屜,牢牢地用鑰匙鎖住,只有他自己知道裡面放著什麼。

小時候及川的作業簿、使用到只剩下一點點的橡皮擦、飲料罐上頭的拉環、美術課他們畫著彼此的素描、還有上了高中之後,及川在雜誌上的照片……

許許多多零碎而微不足道的記憶,都被他小心翼翼地鎖在那個抽屜,像把時間也鎖住。

還有一些無論如何也鎖不住的,則被岩泉壓在抽屜的最底端。

有時候他會以為自己忘記鎖起來的到底是什麼,但偶爾又會想起來。每當想起來的時候,他就會再把一件有關及川的東西鎖進抽屜裡。

鎖好之後,他會將鑰匙放到書櫃上,用及川喜歡的書本壓住。

可能是某本他討厭的少女漫畫、可能是排球月刊、也有可能是其他奇怪的書籍。

不過及川從來也沒有發現鑰匙的存在,只知道他有一個上了鎖的抽屜,就連親近如他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有些什麼。

陽光從窗戶外照進來,空氣中的塵埃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緩緩地落在隱藏著秘密的書桌上、書櫃上。

「吶、小岩,你那個抽屜到底藏著什麼啊?」窩在他床上的及川對坐在書桌前的他說。

岩泉微微僵住,短短一秒便回復若無其事的模樣,一邊書寫作業,一邊回答:「就是不想讓你知道才鎖起來的,怎麼可能告訴你啊、笨──蛋。」

「小岩好過份啊……」趴在床上翻看雜誌的及川翻身,將手裡的書本高舉,語氣淡淡的:「那要是我找到鑰匙的話,我可以自己打開來看嗎?」

岩泉頭也不抬,任由陽光照在他的臉上、還有作業本上。上面沒有以往整齊的文字,只有許多被他胡亂塗畫出來的圓圈。

「如果你找得到的話。」岩泉說。

 

 

及川徹其實都知道。

像是鑰匙放在哪裡、被鎖上的抽屜裡放著什麼……他全都知道。

背過身去,他聽見岩泉從書桌旁站起,走出房門的聲音。

可能是去上廁所,也可能是去拿飲料──他唯一能肯定的是,如果是後者,那絕對沒有他的份。

因為他會自己去拿。

丟下手上的雜誌,及川從岩泉的床上爬起來,直直走向窗戶底下、書桌旁的書櫃。

上面有很多書。

課業用參考書、重點整理筆記本、跟排球有關的書、岩泉喜歡的漫畫,還有他借放在這裡的各種書籍。

最靠近書桌的那個位置有個相框朝下蓋置。

及川哼著小調,將相框翻開,他知道放在裡面的相片是什麼。

是他和岩泉小時候一起拍的照片。裡面的兩個男孩抱著排球,笑得像是擁有全世界。

小岩和排球就是他的全世界。及川想。

將相框擺正,他修長的手指撫過框邊,接著落到其他書本上,一一順過,最後停在自己上次留下來的那本書上,並將書從書櫃裡抽出來。

不過書並不是重點。他知道鑰匙會在哪裡。

他將那本書隨意扔到岩泉的桌上,如預期中的看見那把躺在書底下的鑰匙。

「你在幹嘛?」岩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及川握住鑰匙,轉過身去,「鏘啦!」他發出聲音,像是在對岩泉炫耀寶物一般:「看,我找到囉!」

躺在他手上的鑰匙因為陽光的關係閃閃發亮。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