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ートを制す。

筆名蟲子。到現在還不知道lofter要怎麼知道別人的筆名。
努力除草失敗。
社會人士無力氣寫字哭哭喔TT
@灣家@人群恐慌@不擅長聊天
HQ#金國,及岩,松花,大菅,山月,牛10,黑研,灰夜久,兔赤

青葉城西排球部後援會(腐)

#01

他人視角的金國。偶爾穿插及岩、松花。

充滿腐腐們的聊天群組。

想到什麼寫什麼,不確定何時結束。

私設一~大~堆~



吶,大家,知道嗎?我們學校排球部新來的那對一年級生。

知道喔。你說的是12號跟13號,對吧?

超~可愛的,那兩人!

欸欸~這發言的意思是終於出現了比1號4號更迷人的組合了嗎?

不,沒有啦,只是新人比較新鮮嘛> <

喂喂喂這發言超不妙的好嗎XD

不不不,只是0104跟1213是不同的感覺,難以比較不過都很好吃。

啊啊說的真好。就和0203一樣嘛。

什麼什麼?我錯過什麼了嗎?沒有覺得他們有什麼特別的互動呢。...

手機發文。

大家好久不見,我依然過著窒息一般的生活,難以提筆,真想念以前只需要考慮他們一生的生活。

照慣例的是私設一大堆的金國,短短的。也只能短短的。

「今天為金國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咬痕②為時已晚③早上好」


醒過來的時候,金田一只覺得肩頸的部位疼痛異常,梳洗時照了鏡子才發現上面有著某人留下的一堆咬痕。

難怪那麼痛。

金田一齜牙咧嘴的摸了摸那些痕跡,一邊穿上衣物,一邊看見國見打著哈欠拖著腳步,一臉根本沒有睡醒的表情朝這裡撞過來。

「……早上好啊,金田一。」國見含混不清的說著又打了個哈欠。

「早安,國見。」向那個迷糊的傢伙打招呼的同時,金田一也換掉國見手上那個被當成牙膏的洗...

手機發文。


金國高三畢業。私設一大堆。


好久沒有寫文了,工作以後都沒有力氣。


趁著搭乘長途車的機會來寫寫,總算是,成功了QQ


想念金國,想念你們。



這只是一趟沒有目的地也沒有終點的旅行。


畢業前夕,國見懶洋洋的提議,不如我們去旅行吧,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然後金田一回答他說,好啊。


看起來十分浪漫的決定,但為了以後的現實生活考量,他們搭的是速度最慢同時也是票價最便宜的電車,一站又一站的停留、出發,來來往往的旅客不斷上下車,窗外的風景飛快的退後,他們肩並肩看著一切,偶爾會一起睡著。


「不用擔心睡過頭的感覺真好。」


醒來時又過了一個小時...

秋末時節少年就時常聽見國見喊著不要啊不要的,疑惑之下詢問,才知道原來對方不想冬天到來。

少年想了想,也是啊,國見總是非常非常非常怕冷,不像他可以在雪地裡玩整個下午。

「金田一。」少年喊他,他回應,「幹嘛?」

「冬天可以別來嗎……」只見國見露出生無可戀的表情,他忍不住笑出來。

這樣的國見每年都能看到,也只有他能看到,少年想,冬天果然是個好季節。

「怕什麼啊,我的手可以借你啊,你不是最喜歡把我的手當暖暖包來用?」

「那你要牽著我過整個冬天。」

「那有什麼問題!」

少年露出大大的笑容。


End.


向我最喜歡的金國女神阿馨致敬TT

去年因為你的關係我才開始嘗試動筆寫下第一篇金國,此後越來越喜歡他們,接著又認...

「A我們放學後一起去吃蛋糕吧。

    B我們放學後一起去吃蛋糕吧。

    C我們放學後一起去吃蛋糕吧。

    D我們放學後一起去吃蛋糕吧。」

「等一下。這不是根本沒得選嗎?」

「所以說給你ABCD四個選項了啊。好了快點選吧。ABCD。」

「你給我等一下……」

「好了。A、B、C、D?」

「嗚喔……」

End.

好久沒更新只能寫點像這樣的小段子......總之謝謝阿馨!(??)

lag不知道多久但總之我今天才看到排球少年!!的日版17集

看到最後番外的最後一頁我簡直不好了。


國見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他果然很不甘心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他也沒有去吃拉麵我的天天天天天天天天


hhhhheeeeeelllllllpppppppp我時隔多時覺得自己受到二次傷害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くにみみみみみみみみみーーーーーQQQQQQQQ


(吵鬧

盛夏的金國。雖然早已深秋。

短der.


最先注意到的,是國見擰起的眉頭,還有異常多的汗水。

明明才剛吃完冰的。

「喂、國見,」他喊,「你怎麼了?」

伸手碰了碰國見的短髮與制服領子之間那截白得過頭的頸項,金田一詢問著。

縮起脖子,國見的語氣有些焦躁。

「不覺得突然變得很悶熱嗎?」

「啊,你這麼一說……」發出短促的聲音,金田一這才想起平常不怎麼流汗的國見只會在天氣悶熱的情形下出現些許汗滴。

而且這通常代表一件事情。

「國見你帶傘了嗎?」

「天氣這麼好我幹嘛帶?」朝他這裡瞥了一下,一秒之後國見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和他對望一眼。

「快跑快跑!」拉起國見的手,他和...

盛夏的金國。

短der.


坐在你隔壁的少年毫無預警的探過頭來,一口咬走你手上將近大半的冰棒。

「國見……」你無奈地喊著對方的姓氏,卻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這是下午你親我的報酬。」

與你年歲極為相近的少年舔了舔自己手上的冰淇淋,露出的紅色舌頭如爬蛇一樣狡辯。

你與他的口舌之爭從來沒有贏過。

撇撇嘴,你用兩口將剩下的冰吃完,看了看手上的冰棍,沒有中獎。你將冰棍扔進便利商店附設的垃圾桶裡,回過頭來,少年仍在與迅速融化的冰淇淋奮鬥。

國見吃得很慢,因為他不擅長應付這類型的冰品,吃得太快會頭痛,吃得太慢則會把手弄得黏膩。

你盯著國見不斷進出的舌頭,忍不住湊上去,輕輕吻住...